爐心融解__蘇子執

是個活人。低產低保。
微博@執執吱吱吱.

[优散]甘.

*吸血鬼优x神父散.



<甘>


"地狱!他正身处地狱!"



*


逍遥散人第一次遇见优瓦夏是他七岁的那年,火光摇曳在不真实的夜空当中,在黑暗中浮现出来的猩红色瞳眸,像极了他早餐的果酱.

优瓦夏的出现并不是什么让晚会变成特殊时刻的恶闻,他端着苹果酒一言不发地坐在篝火旁,橘红色的火焰照亮了他的披风,他尖尖的耳朵也被这火光照亮.围着篝火舞蹈的男女大笑着,覆灭了他在黑夜中深沉的话语,男女的舞步就像是吉卜赛人的魔咒,借着那影子的遮挡,逍遥散人缓缓地走向了优瓦夏.

是什么驱使他走过去的?他不知道,但是他的双脚就是这么运作了起来,向着优瓦夏一步一...

迟来200fo感谢。
暂时说一下cp向免得姑娘们踩雷点。
Es泉岚凛绪英leo宗mika.
Aph立白Dover冷战菊耀.
打组合名的cp可逆.
Osチョロおそカラおそ一十四一トド.
No2or3受.oso受是最好的👌
Bsd太芥中芥敦芥.
双黑天雷.
凹凸世界瑞金安雷安鬼莉.
🙏🏻嘉瑞嘉天雷.
实况主rps优散优陆散p芬83all.
老鹅相关只吃e敖,谷敖邪教希望有人一起吃🙏
Dr苗中心.主推日苗狛苗苗盾.
狛日狛五雷轰顶,神狛神自杀现场.

稍微社恐…还是请大家多找我玩.

"不用害怕。什麼都不會發生的。"

[太芥]I

《I》

-現世設.年齡操作.時間軸與原作出入不大.
並非織田作去世前認識芥.
-太→→→←←芥.

第一次遇見芥川龍之介是在一輛從蘇格蘭的某個地方去往另一個城市的火車上.紅皮火車,染成綠色的車身與軌道.咕嚕咕嚕的滾軸聲,太宰治的翻書聲.

坐在他對面的年輕男子眼鏡下遮掩的雙目定定地向著窗外望去,黑色的風衣並沒有用衣帶綁好,還有些起毛的圍巾嘈雜的綁在脖頸之上,簡直像一只野貓,太宰治想到.

而他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從西伯利亞一路旅行直到這裡,連下個目的地是哪裡也沒有決定好.是再次度過英吉利海峽去往更加南方的威尼斯尋找不同於常人的浪漫,還是在這裡向面前野貓一般的男子搭話.

他不清楚.倒就是單純覺得...

[泉嵐]蛀牙.Part1.

晚來,祝言瑜生日快樂.
P1部分,P2P3大概在後面幾天寫.

#泉岚.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晶学创始人日日日.

《蛀牙》

冬季的实体是记忆的结晶.

-

映射在他脸上的无影灯的并不刺眼的灯光,隐隐约约从他胸口蔓延开来的沉重的呼吸感,还有几近说不出来的感觉,干燥的嗓子眼就像被人点燃,在崩溃的光明笼罩之下,他又觉得就像是即将忘记什么一样,他的大脑一片混乱.

他的手腕上的筋脉轻轻地抽动,却疼痛的在他的脊椎里面,就像是想要把他拆开再重组.

耳边嘈杂的声音,记忆里还有甜味儿的蛋糕,带着红酒味儿的染唇液,有他身上气味儿的香水,以及..以及..

以及,他已经想不起来他是谁了.

恍惚之中,他睁开...

芥啊 我的娘啊

白玉为何物:

想了想适合横滨f4的几句墓志铭。个人私心罢了。

太宰:
1.有朝一日我去世,所有骂名皆随风。
——贝蒂史密斯《布鲁克林有棵树》.
(其实太宰不一定背负的是“骂名”,但是感觉这句话意外的适合他。或许他活于世就是抱着这种想法,生得辉煌,死后归于沉寂。)


2.死亡偏偏不是遗忘。
——《宠儿》.


3.我能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灵的饥渴,我在尝试贿赂你,用无常,用危险,用失败。
——《博尔赫斯诗选》.

中也:
1.成千上万个黄昏我都已经活过
我的名字就足矣使枪矛震颤
我不会在这乱石岗中丢掉性命
难道南风也会会死去,刀剑也会死去?
——《博尔赫斯诗选》.
(第一眼看...

我为什么要活的。

[优散优]叵测

行走世间,全是妖怪.



  


"师傅,能帮我算一卦吗."

逍遥散人闻声抬起头,从手边探过那用竹筒装裹着的竹签,上面是他用这二十几年来踏过的妖怪尸骨做成的红色标识.旁人闻不见的腥臭,旁人看不见的血肉.他清了清嗓子,向着面前还戴着坠有白色流苏斗笠的人开口问道:"不知先生想要哪一种卦卜?是看仕途亦或是关于男女情爱?"

那男子在他摆在地上的八卦前坐下,微微撩起了斗笠,这时逍遥散人才看清他的面庞.并说不上明朗的面庞上攀延的宛如凌霄花一般凹凸不平的痕迹,在男子的眼边绽开,如同千百年未灭的诅咒长远深邃."恕我直言,先生您...

[泉嵐]補妝.

一個小片段.製作人視角.

我總覺得自己是不是來的太不是時候,或者是自己不小心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總而言之,言而總之,作為Knights的Producer的我,現在正摀住嘴,躲在夾間的櫃子裡讓自己忍住不要出聲。
透過狹窄的縫隙,我的視野是十分有限的。當然,我也清楚光的傳遞是相互的,但是保持不被發現應該沒什麼問題。我用著自己保持過最低的呼吸聲微微趴過頭向外看去。
我之所以躲在這,也並非我情願的事情。本來只是朱櫻說他很想在閒暇的時間感受一下平民的遊戲,我也不知道怎麼一個腦抽就說到了捉迷藏,正當我在櫃子裡藏好的時候,進來的卻是最最最,最毒舌的前輩——瀨名泉。被他發現的話比與被副會長發現也相差不了多少,他...

[泉嵐]生鐵.

*國中生泉嵐.
*想寫寫依賴泉的嵐.

#泉岚#
人物属于日日日,OOC属于我.

《生铁》
“连春天的味道,都染上了想哭的气息.”

*
濑名泉记忆中的那天是春末的一个午后.
空气并非如夏日般燥热,也并非如冬日般冷峻.空中仍漂浮着自由游动着的,闪烁着的斑驳似的灰尘,而他目光余角所看见的,凸面镜形式的路牌正从不同的角度反映着他与鸣上岚,镜面上有些扭曲的五官与现实极为不符.活像一面哈哈镜.
那面凸面镜将他俩置于镜子两端,活脱脱的像舞台上被隔离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只是少了拗口的诗歌与耸立的阁楼.
连接他们的是一只他拉住鸣上岚手腕的左手,与鸣上岚反过来按住他左手的右手.濑名泉鲜见地注意到鸣上岚示弱的神情,他微微弯曲...

下一页
©爐心融解__蘇子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