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大歡喜。

沒有不拂曉之夜.


蘇子執/柏森.
最近在子號.

微博@執執吱吱吱.

她說會來見他。

寒風刺骨的從不知哪裡的高地吹來,長長的圍巾裹在他尚且青澀的面容上,他聽見風聲的呼嘯,還有緩緩地,緩緩地,女神踩在地面上的滴答聲,抬起眼卻發現身邊空無一物,無論是她亦或者是別的東西,全都不在。
但是他知道,她絕對不會欺騙他。

她是從天而降的彗星,一轉身向著更深的深淵墜落,向著他無法觸及的彼岸奔去。英靈座也好,她的故鄉也好,都是他從夢中醒來後無法去到的地方。
他從未親吻過她,她也從未表達出具有「親吻」意味的話語,但是她的眼睛無時無刻不在說著,來親吻我吧,立香。來親吻我吧,立香。她轉過身,揚起她的長髮,金色的瞳孔像是打探著什麼一樣一次又一次地看向他,被眾人所親愛的、所寵愛的金星女神,正用她最最脆弱的眼神看向他。

他卻無動於衷。

深不見底的深淵,他從不知道先墜入其中的會是他。她說出什麼「哪怕你去向冥界我都不會放開你的後頸」,隨即也慌忙地伸出手試圖拽住他的衣領。他永遠不會知道,她永遠都不會允許他就這麼死去。
無論是在淺水區,還是在那猩紅色的血泊中,她都伸出手,向著他的手腕伸去。他是她不知為何而戀上的傑作,是她不知為何而愛上的夢想。
他或許存在,或許不存在。但她的的確確地看見他了,清清楚楚地、確切地看見了他。她的眼睛裡, 他帶著向死又向生的迫切感,一邊向往著最崇高的「生」,卻越往生越向死,若是轉頭向「死」走去,卻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放開他。

她是其中之一,又有所不同。
她在思索著,為什麼會如此深深地、深深地渴求著他的生。她從未想過自己如此任性的人會懇求什麼人的生,哪怕是自己的丈夫(或者說是兒子也妥當)也是她隨心所欲而造成的結局。
她不知道是否有這具身體原主的原因,但她確定,她絕不會放開他的手。

她要去見他。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27)
©皆大歡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