爐心融解__蘇子執

是個活人。低產低保。
微博@執執吱吱吱.

[立白/洗衣粉组]玫瑰教堂下.第十三块瓷砖.

玫瑰教堂下.第十三块瓷砖.
*OOC.
*烂尾.
*洗衣粉组.

托里斯算是知道这段感情对于他来说是不成样子的,是没人会怜悯的.但哪怕是这样他还是有些执着的去相信会有一个他喜欢的结局.不过最后他也只是穿着那身平时一直没有拿出来的西装坐在教堂下的台阶上,抬起头直直地望着那天花板上的天使,他也是不确定那是什么人物,所以干脆统称为天使得了.垂了眼睑,他吐出口浊气,手上的花束里装的是亚麻花,他倒是觉得自己不够浪漫,选这花也只是因为花的颜色和她眼睛的颜色相似,噢当然,他晓得她是不大可能收下这花的.
托里斯又睁开眼,他张开手那花束便掉在他今天擦的油光发亮的皮鞋旁,菲利克斯可是不止一次嘲笑过他这种细节了,菲利克斯是明白自己这不成器的感情的,但是他也懒得阻拦托里斯,这是他的个人爱好罢了.不过这都是前话,我们的托里斯先生现在正一脸为难地坐在教堂门口,将他准备用来给心爱的人求婚的花随手扔在脚旁,不止如此他还颓废的考虑要不要放弃,噢老兄,他甚至是感觉到自己有些胃疼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他暗暗的骂了声又抬起手将额头上的冷汗擦掉,该死的,为什么偏偏是他.
他真是无数次的想过自己如果会抽烟该多好,这时候像个男人样点上烟也不会被笑成娘娘腔,不过他肯定她是不会喜欢喜欢抽烟的男人的,天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你就算问他他也不会告诉你是因为他从夜店回来时身上有味道呛到她了,他说过自己也再也不会和菲利克斯那劳什子去那种地方了.
噢好吧,为什么他现在要回忆这么多,他该是个有担当的有男子气概的人了.托里斯站起身,把领带扯好,拍了拍裤子,把掉在地上的花捡了起来,向前走去.不偏不正停在了第十三块瓷砖上,真他妈不是个好数字.
他也不知道他亲爱的小姐就站在教堂里一直背对着他,他就为了准备开口念到:"我亲爱的娜塔莉亚小姐,您愿意接受我这人不成器的爱吗?我想我是认真的,哪怕您会拒绝也没有关系."随即他亲爱的小姐一怔,将教堂门快速一推,更是没了声音.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4)
©爐心融解__蘇子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