爐心融解__蘇子執

是個活人。低產低保。
微博@執執吱吱吱.

[雪兔組]中篇 未寄出的信

食用前請注意:

1.作者第一人稱視角.日記格式.
2.歷史渣.歡迎捉蟲.
3.OOC.
上篇請翻閱#初篇 未寄出的信#
謝謝.繁體字👉簡體字轉換.注意.



"我觉得我和他算是相爱过的,但无论怎么说,我都自觉羞愧.因为这在暴风雪与冻泥土中诞生的感情是无法被允许的,那可算是背叛国度,放弃思考才能做出的事情,我从未想过要去承认.我也拒绝承认,它们使我失去作为国的尊严,也是作为一个战士,一个男人应有的尊严.
"人们需要去明白,我也需要去了解.我曾经不说不听不看都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张皇失措,我应对这一切负责.但你得想清楚,一颗不被天使所等待的灵魂的无助失措,是在所难免的,历史的变迁也是同样.
"我也曾没有过盟友,孤身奋战,也因此而强大,而不悯.但我依然惧怕冰冷,若是刺骨的冰冷从脊髓中渗透出来,我也会打战,我也会发抖,而我也正面对的是这些.你若是感受过你便会明白,但我想,你通过我的描述也是能明白的,因为你是个女子,甚至是个比常人还要细腻的女子.
"我时常也有在想,这一切什么是个尽头?正是因为时间的长久迁徙,人心没有恒定不变,国也才会变得细腻.你应该也奇怪吧,虽然国度们女性占了少数,但男性却也有如人类女性般细腻的心思..听着,执,你得明白,时间的打磨使人细致又浑浊,不复从前.
"所以我也是同样的,在寻找来自世人的归宿时与他相依,可我惧怕这段历史,否认那段感情.它们是让我甘愿成为笼中之鸟的原因么?我不知道,也害怕去知道.因为这感情是屈辱的,它来源于一段不愿回忆历史之中.学不去掩埋,也没有兔子愿意去啃食那片荒原上的草木.."他坐在窗前,用近乎平稳的口吻向我诉说,此时此刻,我仿佛是一位神父,我在听从上帝的指引,来倾听那些人的诉讼与罪恶,但那月光是洒在他身上的,而我却歪坐在阴暗处,我并没有一个神甫.
"基尔伯特,"我唤了他一声,"我在听.你是个被冠以国名义的人,也是一个被冠以人名义的天使.你在勇敢的面对,真的,请相信我.从你眼里与你的言语我感受到你的崩溃又恢复平静,你的犹豫不决你的一切的一切.就像你说的,也是可惜我的细腻只浮在不甘的表面上,这也正是我真正想去了解你们国度的原因."我顿了顿,也爬上了窗台,风吹的有点冷,可我不是很怕,好歹没有平时那么惧怕,或许是因为酒精的缘故.
"也是从你的话语中,我在探索,探寻,你与他对于对方真实的性情.抛开宗教,抛开军队,你的人民你的信仰,你的压抑,是它们因为无奈才导致你被迫臣服,被不允许拥有完整的情感.基尔,但现在不是了,你成为了你,成为了真正的基尔伯特.贝米什特啊.那这样的情况下,你去正视他,去面对他,会有什么太大的困难么?是的,打开天窗说亮话,不会的,相信我.你早晚要面对,那是你灵魂中的一部分.你不能将它从你那用悲怆与疼痛组成的灵魂中剔除,那就去面对.哪怕没有雪,那时间也会充当;哪怕没有兔子,像我一样的人也会去追随去啃食啊...?因为历史不正是你们存在的证明么?"我握住衣边角布料,嗫嚅着陈旧不堪的证词.
他轻笑了一声,依旧望着窗外,回应着:"你一直是对的,执.我也是极度不明了自身的缘故才会背道而驰着本意,我从某个时刻开始就有了极大的反应,我阻止自己喜欢上他,我否认自己与他的历史,而当我冷静下来我竟然会觉得自己失去了他..太疯狂了.我明白的,我爱上他了,无法自拔的,毫无防备的,就算是有防备那栋墙也被翻跃,也被夷为平地.但当我想去面对时,或者当我想将那些不真实的话扼死在摇篮里时,那也让我无限彷徨,当你被万众瞩目时,那种失去了自我真实性的外皮与充满自私的内心会让人失去了私人空间,请允许我的忘情.."他擦拭了眼角,我也差点因为震惊而掉下窗台,但很快我又平复下来,并没有再腹诽.
"基尔,"我拍拍手,"你为什么不尝试着去见他呢?""那进展太快了,执."他笑出了声,终是转过头看着我,我从那一刻便知晓,我成功了.
透亮的月光终于穿过影子进入室内,现在我们都有了神甫,也不再惧怕什么.因为时间与语言的确是最好的老师,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样的.
第二天清晨,我应头疼而清醒,基尔伯特此时已经离开了,满屋狼藉与酒气也不复从前.只有一瓶牛奶,一颗糖压在一张纸条上,整齐放在桌上,我顺势把糖扔进了嘴里,是奶糖,也只是甜的发麻罢了.
tbc.

這回更新沒上次多.難過得哭了起來.
拖延症晚期.求不打.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5)
©爐心融解__蘇子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