爐心融解__蘇子執

是個活人。低產低保。
微博@執執吱吱吱.

[DR/苗盾] 指纹

*我不知道苗木x江之岛应该叫苗盾还是苗江还是啥.

*设定是绝望的苗木和盾子姐姐.

*盾→苗设定,不喜者↗.

*OOC严重,无可救药.

Ok?Go!



     

她在他眼中嗅到了绝望的气息.

   她捧起他的脸庞,少年稚气未脱的面庞却毫无感情的波动,那是一潭死水,没有源泉,没有可以流入的大海.她手向下滑,扼住了他的脖颈,也没有惊动那滩死水,没有丝毫波纹,看上去是结冰了.”江之岛同学,”他唤了一声,连眼睛都不抬,像是一旦抬起就会惊动深渊,”你掐到我了.”他这话也就平静的和眨眼一般自然又决绝.

   “啊..我做到啦?!看啊!!希望就在我面前..被我摧毁被我陨落被我玷污啦?唔噗噗,这是在和我开国际玩笑嘛?!那么坚定的你愿意臣服于我,舔我的鞋啦?别搞笑了,要是让当初那些为了活下来而杀人的家伙们看见,可要气活又笑死啊??喂喂,苗木同学,我在和你说话呢!呜——哇!!太过分了你为什么不回答??!”

   “这是单纯的问答吗…?”他干笑了一声,向后仰去,双手手心贴在地面,她也只是跨坐在他身上,低下头俯视他,也不忘抽象的笑了几声,”苗木同学!现在是江之岛老师的提问环节!!请问——希望和绝望的区别是什么呢??”

   “是干净和肮脏的区分么?””铛铛!!回答错误!真是超——遗憾!!”她将自己的额头贴在他的额头上,将她精致的面庞贴在他的面庞上,她轻声说:”诚,答案是指纹.””..?”他奇怪,皱了皱眉头.她则换了个方向吻了吻他的额,他的睫毛,他的嘴唇.

“你看啊,没有一处相同.”她将她的手贴在他的手上,兀的,将下颚放在他头上,双眼睁得大大的,眼泪水不停地向下落,顺着他的脸,倒也像是他惹哭了她.”江之岛同学..?”他试着叫了她一声,她也没搭理他.

“江之岛同学..”

“江之岛同学?”

“…”

她抽泣了一阵,却又大笑了起来:”这种绝望不是挺好的嘛,希望被玷污的浑浊不堪,失去情感,多愉快啊,都快高潮了呢..可我现在真的,真的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啊,你快反驳我啊,快告诉我我是错的,由你来纠正啊..没有你,哪来的更加绝望呢..”

“江之岛同学..你在说什么..?”

“我说,”她抹了抹脸,深吸了一口气,颓唐地回复道,”杀了我.”


Thanks for reding.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35)
©爐心融解__蘇子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