爐心融解__蘇子執

是個活人。低產低保。
微博@執執吱吱吱.

[婊子天使/APAS]Stocking.

#自杀梗#
#婊子天使#
#AP/AS#
#姐妹大法好#

说实话自杀真是疼的要命,我本来也只是想试试Stripel&ll能不能杀掉天使,早知道在Garterbelt身上用了,反正那个混蛋死了也会复活.这可真是难受,比被喜欢的人拒绝,储存的甜食全部都发霉都要难过,可是我看着自己的肠子流出来也无动于衷,我甚至在想要是将它剖开里面会不会只有天使渣滓.
我想Panty这时候一定在床上又和哪个男人发生性关系,事后又会喝着朗姆酒一边和我抱怨男人的不足,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被用"不检点"的借口赶下来,明明只是Sexy和Sweets,哪里来的不检点.
随即门被踢开了,我看见Panty和Garterbelt站在那儿,操,那个该死的恋童癖怎么也来了.但是还没等我反应Panty就冲了过来,她疯了一般的尖叫起来,刺的我耳膜生疼,天知道我有多想告诉她:"嘿Panty在我房间里要保持安静."可是我没力气.
她把我搂在怀里,我从来没见到过她这么张皇失措过,哪怕是我们被赶下来.
她用她的额头贴着我的,她额头黏糊糊的,貌似都是冷汗,还不忘却不停地喊叫我的名字:"Stocking?!"我是不是该感叹句:"Panty你太着急了?"我要是有力气我一定大喊一句:"别哭了Panty,你哭起来难看死了,别忘了你欠我的甜食."可是我连眨眼都困难.
Panty像是疯了一样地拖着我往门口走,还不忘安慰我:"Take it easy,everything will be all right trust me Stocking."可是你在颤抖让我如何相信一切都会好.她脸上和身上都是我的血,可是mum从来没告诉过我天使会流血,我想吐.但是重点是Panty现在得靠她自己去收集Heaven Coins了,可是没有我她怎么办得到.
我多想说:"Panty,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爱过你,哪怕我是个叛徒你也还像姐姐那样爱着我,别装了,伙计,你真当我看不出来?喔你肯定还不知道,我是恶魔那边来的,我是个卧底,本来我只用杀了你就够了但就像你说的,我们从未分开过怎么能就此远离,也就像你爱着我我也爱着你啊Panty,我都知道啊哪怕是满脑子于对方无关的事情我也依然明了啊,因为我们的血液是如此的相似,别哭了Panty,Tia-mo.别哭了."
可是我全身疼痛,真的是得闭上眼睛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45)
©爐心融解__蘇子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