爐心融解__蘇子執

是個活人。低產低保。
微博@執執吱吱吱.

[全员向]二十赫兹.PartA.

*全员向,多CP.

*灵感来源于<恐怖游轮>,顺便推荐这一部电影.

*角色死亡有.

*OOC有.

Ok?GO!



      Part A

            沉浸在海水中的是船锚冰冷的铁锈气息,宛若自然却又决绝;海风掺杂着咸味淡漠的翻卷在苍白的天际.チョロ松站在岸边,有些泛出绿色的海水倒映着他的面庞,因为海风的缘故而又波澜四起.直到おそ松一把搂住了他的肩膀,他才反应过来该上船了.

             "チョロ松,发什么呆啊,第一次坐这么豪华的船,不该兴奋一点吗??"おそ松的话他像是一点都没听见,"チョロ松?チョロ松?"

             但这是他在之后,唯一记得的关于上船前事情.他只感觉自己的鼓膜像是浸了水一样,他全身的骨骼也像是收到了钳制一样无法动弹,打破这僵局的是什么?

             "打扰了,你们是第一次来吗?"

             チョロ松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一样转过身,声音的主人也是个看起来年龄一般大的男子,他的面庞熟悉也陌生,引人瞩目的是他两只耳朵上戴的耳钉,颜色不一,倒是让人感到奇怪."我希望是,"他听见自己如是说道,冗重的海风带着偏冷的气息跨出了第一步,话语也如同结冰似的,"也别让它成为最后一次."那男子表情一僵,随即傲气的笑容扬上脸庞,宛如在冷空气中唯一的一丝热度,"好的,祝您一路顺风."

               说罢,那男子便直直地走上了船,没再多看一眼他们.

               "哎——,チョロ松那是你的熟人吗??"おそ松像是看稀奇一样的向前面探出身子,"当然不是,"チョロ松揉了揉太阳穴,看了眼后面,几个兄弟应该都上去了,就只有他和おそ松还在船跳板上面,更令人无法理解的是,他还跳了几下,看稀奇一样的对他说:"チョロ松!!这个会弹来弹去哎!""..你是笨蛋吗?!"

                随是,在他回过神来,已经在甲板上站了有一会儿了.扫了眼有些泛黄的天空,又打了个转,走回了栏杆边上,"ハタ坊还真是奢华呀,这船好像是全日本最豪华的船了?"おそ松仰起头向后倒去,手还勾着栏杆,チョロ松蹙眉,戳了戳他的腰,"真好啊——这样子的话就能和那么多可爱的女孩子搭话了."トド松晃了晃手机,虽然刚要来几个电话,但是完全不是喜欢的类型啊??

                 "你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チョロ松翻了个白眼,"说起来,一松和十四松呢?没见人.""啊,他们俩的话去船尾了喔."おそ松嘿嘿的笑着,"チョロ松还真是像妈妈一样啊.""闭嘴,笨蛋,"他只觉得他现在太阳穴抽痛的要命,是因为晕船吗?不清楚,也没带晕船药上来,"我去看看他们,别再闹出什么乱子就好了."

                双腿和灌了铅一样,真是有点要死不活的意思.チョロ松用手背贴着发烫的脸颊,深呼吸着,咸气的海风与浓重的鱼腥味洗刷着肺部,真是有点不舒服.

                 兀的,他感觉,好痛啊.

                 "カラ松你这条裤子是怎么回事啊???"他抽搐着嘴角,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这一家都没救了,尤其是カラ松.神都救不了你好吗?!"チョ..不,My brother,你准备去哪里?"カラ松的手背贴到他额头,他倒是没力气打开,"船尾..""你发烧了?"カラ松看起来是挺担忧的,但他现在更担忧的是自己两个弟弟的去向,还是急匆匆拍开了カラ松的手,"我要去船尾啦,别挡着我.""チョロ松,你发烧了,回房间休息会儿,我帮你去船尾,怎么样?"

                  "拜托啦..让我过去.."

                  "チョロ松,我也觉得你该回去休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おそ松从身后搂住チョロ松,"我和カラ松去就可以啦,对吧,次男."おそ松勾了勾嘴角,倒也是有点笑的不怀好意,チョロ松估计自己也是因为脑浆都快迸出来了,当时居然听从了这俩的建议,回了三层休息.

                  他依然是记得的,当他回到房间的时候,只有八点半.但是照着这几个兄弟的趋势,到明早一两点都算早吧.现在得确实是好好休息,连欣赏海景的心情都没有了.

                   像是做了什么梦,梦里什么人在呼唤.

                     *

                     *

                     *

                   头晕目眩在一觉之后全权散去,チョロ松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算是恢复到平常的温度了.撑起身子,他眼前是依然空荡的房间,除了他以外,其他人也都没有回来的样子.现在是零点过三分,时间还算早.他打了个哈欠,看着那大大的钢化玻璃发呆,上面还有层水雾没有散开.

                   是时候出去看看了,可刚出客房门,他就觉得寂静得出奇.

                   如果Party结束了,其他的人应该会回来,可房间里依然只有他一个人,刚放松不久的神经又被逼迫着紧张了起来,チョロ松懊恼地摇了摇头,悄着声走了几步,兀的,有人拍了拍他的肩,那一瞬间他感觉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连脊髓都在发抖,正当他快要叫出声时,那人又在之前捂住了他的嘴,"嘘,"那人压低了声音,但チョロ松还是听得出来,是カラ松,"你怎么一个人啊."

                   "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也一个人."チョロ松舒了口气,可惜是胸腔里还是乱糟糟的,心脏跳得速度也没有减慢下来,真是吓得不轻.他便用指尖点了点脑袋,"为你担忧.还有,其他几个人呢?哪去了."这时候他才有时间打量起现在的カラ松,他的墨镜不知道又扔到哪去了,反正是找不到了的样子,皮衣袖子被扯了几道口子,裂开的样子真是狼狈,不过那痛痛的裤子却还是原样."你总会见到他们的,我现在只有要嘱咐你的话,我必须得离开,"カラ松从口袋里拿出他的墨镜,左眼镜框有些破碎,"记住,チョロ松.不要发出任何过大的声音,要保持一直移动,无论甲板上面发生了什么,都不要上去."

                     却还没等他反应过来,カラ松便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吻,随即向反方向跑去,最终消失在黑暗里.只剩他一个人站在原地,有一会儿他反应过来,摸了摸额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向大厅方向走去."冷静,チョロ松,你现在需要理一理事情.除了你刚才遇到了カラ松以外,其他几个人你都找不到.现在已经凌晨一点了,但你被忠告要一直保持移动,不要发出声响,不要去甲板."他绕着环形的楼梯,在黑暗中低着头踩准每一步,"你还得弄清楚,你的兄弟们去哪里了,其他人去哪里了,你为什么不能上去,还有,为什么会停电."

                      绕了一会儿,他停在平台上,现在是听从カラ松,不要去甲板上呢,还是去甲板上.最终他还是选择了不去,毕竟现在这个情况跟与カラ松那样子也不像开玩笑,如果他没有亲他那一下他会更相信.

                     经过了那个有些庞大的杂货间,他停在了大厅门口.真是诡异极了,空无一人的大厅.玻璃吊灯掉落在地板,碎了一地,桌布的碎片与碎盘子掺杂在一起,高大的海景窗玻璃也破烂不堪,这是强盗的洗劫,他退后几步.

                     充斥着咸味的海风卷着气息与重叠的恐惧飘向甲板,离岸的船儿若想回港实属不易,如同离巢之鸟,脱弦之箭一般,危险也充满着诱惑.若似少女未知面庞之上掩盖的面纱,掀开可能是维纳斯的美貌,也可能是美杜莎的笑容.

                         *

                         *

                         *

                       空气凝重的如同北国的冬日般厚重,チョロ松只感觉全身结了一层冰霜,锁住了关节与肌肉,与踩在船跳板时一样,可现在,他是一个人.他听见脑内的自己放声尖叫着,否定着眼前的事情,对着的,他捂住右耳,耳鸣伴随着耳道中的阵痛一起袭来,无法抑制.连表情都僵硬,他甚至无法皱一下眉头.

                       "放松,放松."他听见自己颤抖的声线如是说道,"先检查一下这里,好吗?冷静,冷静."他僵硬地走向附近的餐桌,红色的桌布被撕裂,木桌子的桌腿被折断,桌面是被从中切开分成两半的.地上的意面,寿司混在一起,真是恶心极了.他修长而又骨骼分明的手指沾过盘面,已经冷透了.他抬头看了眼被撕的不成样子的窗帘,风是朝着西吹得,这块是最少受潮的,盘子却依然冰冷,意面的酱汁也因为冷空气而有些凝固的样子,固体的杂质掺杂在其中.看来是发生很久了.

                         チョロ松站起身,他现在也没比刚才好上多少,但好歹也是冷静了一点.桌子这点东西没什么好看的了,他走到吊灯附近,它掉下来的样子像是被甩下来的,但如果不是很大动静它是不会这么简单就落地的,可是那样的他为什么没有感受到?如果不是甩下来的话..震碎的..?有可能.他踢了踢挡着路的吊灯,走到了舞台前面.放花的高玻璃瓶也碎了一地,这可能是倒在地上摔碎的吧.里面的水已经流干了,地上只有水干掉的印子,看来那过了很长时间的话也能被证实了,在这种温度下如果还能干掉,也真是够长.

                         或许从他刚躺下就开始了,チョロ松咬了咬牙.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话筒落在地上,虽然从开关还是开着的,不过电池已经掉出来了,刚好在另一滩水渍上面,看来是用不成了.チョロ松捡起这话筒,应该是有备用电池的,一般这种东西..会放在后台吗..?他绕到后台,也是不成样子,仪器屏幕像是冰花般开放,随即龟裂.不过这不是现在要看的重点,他踢开挡路的电线,果然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白色的铁箱子.

                          箱子并没有上锁,打开以后里面放着扳手,起子,螺丝刀,还有把剪刀和黄油枪,底下有几块备用电池,还没拆封.估计是安装上还得调音,他掂量了两下电池,还是不要装了,声响太大.随手揣在衣服口袋里,他觉得该去看看海景窗的样子了.

                          走出后台,透亮的月光照过破碎的玻璃,冰冷的海风从之中穿梭过境.

                          "将军了."

                          还没来得及走过去,チョロ松便被兀的尖叫声骇的摔倒在地,"チョロ.チョロ松哥哥,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不.不.......!!!拜托了!!"

                           那声音,是トド松的.

                           可カラ松说了,无论上面发生什么,都不要上去.

                            "啊啊啊麻烦死了."チョロ松揉了揉头发,到底怎么办啊,又不能看着自家老幺叫的和鬼一样不去看看,况且他还在喊自己的名字,可是他现在正站在下面啊?是有人假扮他吗?可是能假扮他的只有..也不可能啊..?但他也不能贸然上去..真是太麻烦了!手头上有什么..话筒!チョロ松轻笑了一声,是时候表现一下了.

                             刚装上电池那一下电波声也真是够刺耳的,チョロ松也禁不住皱了皱眉头,开始往出去走,"喂,喂?听得见吗?听得见就好了,松野家的末子走失了,松野家的末子走失了,他今天穿的白色才衬衫,领带是粉色的,八分裤还免起来一点.如果有见到的人请带他到大厅,再重复一遍.."

                             再重复就来不及了!他快速拆了话筒,拿出里面的电池,便跑到旁边的杂货间去了.里面箱子比较多,随便躲一个也不会被发现吧."真是太聪明了..チョロ松."他一边嘀咕着一边钻进了一个木箱子里,里面也刚好是空的.

                           现在他该来想想,要不要上甲板了.

                          照カラ松的话来分析的话,不让他上去说明上面有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而且那东西很可能威胁到生命危险;而不要发出声音说明那东西是会移动的,甚至可以说有生命的,如果将它引下来了的话..如果上去的话就可以看看トド松到底是怎么了.现在他来这里还没有多久,从甲板下来需要点时间,如果现在上去的说不定能刚好避开.

                          好..好.他点着头,打开一条缝,确定了杂货间没人后爬了出来,压着脚步声走到了旋转楼梯的地方,那一刻他的心脏又开始不停叫唤起来了,而且他的脑袋里也不停的反映出可能出现的情况,手心黏糊糊的,看来是被冷汗浸透了,后背也不好说,嘴角甚至有点因为长时间的紧绷脸部肌肉而抽搐.

                          到达甲板那一刻,他看见了一滩血.在尖叫出声前咬到了自己的舌尖,倒是疼的叫不出声,算是虽然干了件蠢事,也救了自己.绕开了血渍,他开始向前走,血腥味比鱼腥味更加让人毛骨悚然.

                          甲板上突出部分的窗户也是,被震碎的震碎,龟裂的龟裂.チョロ松贴着墙壁一直向前移动,为的是好歹有东西能遮住自己.或者是,看的不太明了.

                           站在那里的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他闭上眼,做了次深呼吸,这张脸他可没少见过,光家里就有六张啊..再次睁开眼,依然是那张脸.突然撞入他眼里的是"他"两只耳朵上颜色不一的耳钉.不是啊??上船的时候..这个人长得和他一点都不像啊?

                           "再次..将军了."

                           他看见"他"笑着..眸子转向了他.

                                                                         TBC.

                           总之千辛万苦千辛万苦终于写完了PartA!!!!!真是太对不起totti了!!而且完全是拖了好久才写完的!(土下座)

                      大概更新会比较慢..因为我还有好多坑啊.死.

                      如果有评论百分百会回复!想看评!

                      总之,Thanks For Reading!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31)
©爐心融解__蘇子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