爐心融解__蘇子執

是個活人。低產低保。
微博@執執吱吱吱.

[速度松]囚籠.

*人物失憶有.
*很安靜地嘗試細膩的文筆.
*其他兄弟暫時沒有出場..大概是速度松主場.
*He.
感謝看了這麽多廢話,GO.

*輕松視角.
醒來的時候我全身都很痛,尤其是脖子,感覺像是睡落枕了的樣子.
我的左臉頰有點僵硬,我猜可能是因為它一直貼在地上的緣故,這是水泥地面,而且很潮濕.我醒來時整個人都貼在地上,身上蓋著薄薄的毯子,冰冷的觸覺從骨髓一直散發到全身每一個細胞的每一個角落.
我打了個寒戰.
我的頭和肚子很痛,我有些恍惚,因為我的腦子裏一片空白,我連自己叫什麽都想不起來,我只能隱隱約約記得什麼人的臉什麽人對我說了什麼.
其餘的,全權忘懷.
我坐起身,掃了一圈周圍的樣子,這裏不大,就如同四方形的盒子一樣,在牆壁最上方有一個小小的窗戶,應該是用來透氣,我是夠不到的,角落裏有一個落地燈,好像隨時可以打開.
這是這裏的全部.
為什麼我會在這裏,我不清楚.是我做錯了什麼事情嗎?還是我被綁架了.
"你醒了."那是一聲非常熟悉的聲音,可我想不起來那是誰.我轉過身,才發現身後是一扇鐵門,由一道又一道生銹的鐵柱組成,我甚至可以聞到鐵銹的氣味.
在那鐵門外面,貌似是另一間和這裏一模一樣的房子,一個男子坐在鐵門前,因為光線的緣故,我看的隱隱約約的,他的衣服好像是紅色的.
"真是讓人擔心啊,從我醒來開始你就昏迷,我叫了你好幾聲你都沒有反應."那男子乾笑的說著,嗓音有些泛啞,他揮了揮手,示意讓我靠近他,我沒有照做.
"唉――輕松你什麽時候防備心這麽強了??"他有些失望地拖長了音節,向著我這邊伸出了手,他的手上布滿了傷痕,有剛結痂的,也有只剩紅色疤痕的,也有翻開皮肉的."哥哥好難過啊."
"抱歉..我現在什麽都想不起來."我懊惱地皺了皺眉頭,順帶握住了他的手,"我們倆認識嗎?還有你的手.."
"唉?!輕松你什麽都記不起來了?!"他反拉住我的手,有些長度的指甲抓的我有點疼,"你確定你真的什麽都記不起來了..?"他像是不確定的再次詢問,我點了點頭,他鬆開了手.
"那個..我叫輕松嗎?"
"啊,嗯..松野輕松,這是你的名字.我是你哥哥喔..加上你和我,我們還有六個兄弟,我們是六胞胎,超罕見的喔.你是三男,我的話是長男."我聽見他說的時候語氣還是挺開心的,突然他話摺子一轉,又說道:"同時的,我們還是戀人喔,輕松."
他說的簡單明瞭,一點壓力都沒有,這時我看見他的臉,比起他的手來說好多了,十分乾淨,而他的眼睛像兩個油橄欖,直直地望著我,絲毫沒有退卻的樣子.
"你在開玩笑嗎?"
"沒有."
他站起身,拍了拍褲子上的灰,打開了他那頭的落地燈.突如其來的光線讓我猝不及防,即使閉上了眼睛卻也還是有生理眼淚流了出來.
"神說,要有光."他笑著走向我這邊,蹲在了鐵門前,"雖然你現在什麽都想不起來,但是沒關係,我會一點一滴地把我們的過去告訴你的,輕松."他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臉頰,避之不及.
"雖然我們現在被困在這裏,但是絕對會出去的."他笑得冗長而又肯切,我真是折服在這笑顏上.
"所以不要擔心,輕松.我愛你."

TBC.

感謝觀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9)
©爐心融解__蘇子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