爐心融解__蘇子執

是個活人。低產低保。
微博@執執吱吱吱.

[狛苗]加冕为王(重制)

狛苗.
*有对狛枝,苗木的过去,家世捏造.
*人物死亡有.
*性描写有.
*神座,日向兄弟设定.
*年龄差捏造.狛枝25x17苗木.他这是犯罪.
《加冕为王》.

总有一天,我会死去,而您,将加冕为王.

001

狛枝凪斗被召入皇宫是午后四时,他正一只手按着手杖,一只手还拿着提早就准备好了的书本,他心里甚至是非常明白此行的重要性.而在他进入城堡内部前女仆好好搜了他的身,不用想就会知道是谁的提议——日向创.他把领巾重新扯好,踩着君王新铺的胡红色地摊顺着七零八落的环形楼梯向上快步走去.
没有人喜欢久等与迟到,他狛枝凪斗是如此,而君王苗木诚或许更是如此.但在他狛枝凪斗看来,苗木诚是个极具耐心的人,上位前后,加冕前后,亦是如此.
但具体来说他还算是一个被架空的君主.这个国家不如君主立宪制开明,但内阁中四个内臣基本代替了上下议院的作用,苗木诚是被架空的君主,而他狛枝凪斗是四个内臣之一.
他将手杖递给门口的侍女,清了清嗓子,敲了敲门扉便推了门进入.里面只有年轻的君主一人,正坐在尚未燃烧完全的壁炉,面前对着檀木桌子上的棋盘发呆,对于他的进入兀的才反应过来时的样子也及是可爱.
狛枝凪斗将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放在胸口前,退后了一步并垂下头向着君主深深地鞠了一躬,君主则是抬起手示意不用如此做也是可以的,便开口道:"你没有迟到真的是太好了,狛枝君."
狛枝凪斗微微扬起头,摆起他习惯的笑容向着君王献媚一般的笑着,直起身子后将背在身后的手中所拿着的书本展示在君主面前.
"不敢当,实际今日臣来也是打算借花献佛的,这是臣近期出游寻到的书本,虽然不知道是否是海德皇后的真迹,但还是想着王您是否会感兴趣便带回来了.臣总是在意料之外的地方比较幸运吧."
他迅速几步靠近了君王,半弯下身子向着君主双手献上了图书,随即君王的双眸一亮,这让狛枝凪斗想起那位总是游荡在皇宫周围的女诗人口中吟出的诗歌.
"为何你只让我看清你眼中的洁白羽翼
甚至让我想要打造一个极静之地
来囚禁如此美妙的你"
这是他现在所想的吧,他用打量的目光抬起眼看着君王,君王则是抬起手用那只差点扼死狛枝凪斗命运的手拂过了书的烫金封皮,那本书早已开始掉色,墨绿色的书皮染黑了君王尚且白皙的手指.
君王没有说话,只是翻看着这本书,整个偌大的房间内除了壁炉中火焰燃烧发出的响声,二人平稳的呼吸声与翻书的声音以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一丁点多余的声音.
君王最终是合上了书,侧过脸看着狛枝凪斗,他就那么笑着. 一如既往,一如既往."这是祖母最喜欢的童话,是母亲的亲迹..真是太感谢狛枝君了,带来这么好的东西给我."
君王将书放在一旁,侧目而视狛枝凪斗.那一刻他明白,正题将要开始,他并不清楚如何的对策才能补得君主欢心.
也不晓得十神白夜是怎么告诉苗木诚他们俩之间所做的交易的事儿的,不过轻轻松松地能想象到十神白夜隐去他自己所干的事儿,只暴露出狛枝凪斗干的好事儿.
真是狡猾啊十神君,狛枝凪斗歪了歪头,明明是两个人一起贪污的,倒是只把自己抖出来了,他自己真是玩的够开心的.
只不过狛枝凪斗获得的利益比十神白夜高一点,他就开始嫉妒的满街打滚了吗?或许不是,也可能是故意做出这样的事儿来引诱他漏出马脚.
不过这不是狛枝凪斗现在该想的事情了,君主抬起手,像是叹气一样说道:"我听十神君说过了,但是我还是想听听狛枝君你亲口告诉我,我要个说法,关于去对旧贵族征税时缺掉的款数."
果然是这样啊,狛枝凪斗叹了口气,他举起手腕,一点一点地扯掉了自己手上厚重的手套,上面是遍布的青白色筋勒,长长的疤痕,以及数不清的伤口.
苗木诚没有吭声,他就用绿色的眼睛盯着狛枝凪斗,等待他下一步动作.
"王啊,您还记得臣手上的疤痕是如何来的吗?"苗木诚点点头,甚至是如同血液凝滞一样放慢镜头.
"这是当初为了平定内乱为您挡下的疤痕,罪臣没有邀功的意思,仅仅是希望您念在旧情之上,饶过罪臣,日后定会给您完美的解释."
例如,改朝换代吗.
苗木诚微微底下头,望着抬起空荡荡的双手并且低下头的狛枝凪斗,他虔诚而且冷静,句句铿锵有力而且敲击他的神经.
他是不是忠臣,神座出流说,这是个不好定论的事情,狛枝凪斗总是一个不会改变的家伙,他很奇怪,但一切事情都在预料之内.
无聊,繁琐,一切的一切,堆积在一起而形成的屏障如同死在过去的希望一样,灭亡与否只在于一念之间.
"…我清楚了,你可以退下了.后天内阁有会议,我希望你依然能准时来."君王提高了声线如是说道,而他耳畔是狛枝凪斗愉悦的声线——
"谢主隆恩."

 
标签: 狛苗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3)
©爐心融解__蘇子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