爐心融解__蘇子執

是個活人。低產低保。
微博@執執吱吱吱.

[泉嵐]蛀牙.Part1.

晚來,祝言瑜生日快樂.
P1部分,P2P3大概在後面幾天寫.

#泉岚.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晶学创始人日日日.

《蛀牙》

冬季的实体是记忆的结晶.

-

映射在他脸上的无影灯的并不刺眼的灯光,隐隐约约从他胸口蔓延开来的沉重的呼吸感,还有几近说不出来的感觉,干燥的嗓子眼就像被人点燃,在崩溃的光明笼罩之下,他又觉得就像是即将忘记什么一样,他的大脑一片混乱.

他的手腕上的筋脉轻轻地抽动,却疼痛的在他的脊椎里面,就像是想要把他拆开再重组.

耳边嘈杂的声音,记忆里还有甜味儿的蛋糕,带着红酒味儿的染唇液,有他身上气味儿的香水,以及..以及..

以及,他已经想不起来他是谁了.

恍惚之中,他睁开眼睛,戴着蓝色口罩的医生取下手套,医生从盘子中夹起一颗后槽牙,将它擦干净,装在极其迷你的口袋中,放在他面前.

“濑名先生,”他听见他有些沙哑的嗓音,“您的蛀牙已经拔下来了.”

-

濑名泉从医院离开的日子是个有些冷峻的日子,时间大概是在下午四五点,他不太记得自己什么时候预定了去拔牙,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长的蛀牙.

那颗牙妥妥当当地躺在他的左边口袋,空荡荡的棕榈色大衣,能让他感受到真实的只有那颗牙.

东京是个大城市,他想到村上春树写在《袭击面包店》里面的这句话,还有那句“像是从空中俯视西奈半岛”,突兀的从他眼前结束了光景,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这时候他隐隐约约地又开始头疼了,从刚才还在黑暗中穿行时就有的感觉,他到底忘记了什么东西——他刚抬起手准备再看一次时间确定,出现在他左手手腕内的,是空空荡荡的,单纯的表带.

那一刻他愣住了,被墨镜镜片覆盖的双眼几乎可以说是一眨不眨地盯着已经变得什么都没有了的手腕.估计是过了有一分钟,他的甩了一下手腕,取下墨镜抬起手腕举起来看,接下来,他想起来自己忘记什么了.

在旁人看来可能是很愚蠢的举动,多大的人了,还举起手来看与自己小拇指连起来的那个人.而濑名泉的心里却是彻底的虚无,他几乎要站不住了.

什么都没有了,他命中那个同他一起被红线连起来的人,不见了.

*

鸣上岚醒来的时间大概是同濑名泉一起的,相比较于濑名泉,他的精神状态可能要更加优越一些,然而副作用也是无时无刻不对他进行着叨扰,从他醒来开始,濑名泉心里脑子里甚至是一个动作的意思,他都知道的清清楚楚了.

就像是读心术一样,他暗自嘲笑到.

濑名泉对于他来说到底是什么样一个存在,他当时也没有多想,总之是在场的除了Knights的队员,就只有转校生了.

她的眼眶还有些泛红,鼻头也红红的,一看就是哭过的.月永少见的保持着沉寂,他握紧了拳头背对着所有人,脸朝着窗户,一直没有吐出一个字来.

全员都知道那个魔咒,夹带着不信任一般的心情又不想相信,鸣上岚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腕,像是似笑非笑地又歪了歪头.

“让我——”

“我去吧,”他打断准备开口的朱樱司,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两种动作同时做出来倒是一个左右来回的不倒翁,“我去就可以了,毕竟是泉さん嘛-”

“鸣上…。”月永转过头看着他,眼神就像是一只受伤的狮鹫,带着不可抗拒的权威却也让人悲伤.“如果是你的决定的话,我不会拒绝.不过你可不是宇宙人,不能保证濑名绝对想起你来喔.”

“哈哈…没关系的,”鸣上岚听见自己这么说,“杏也别哭啦,姐姐可是更喜欢你笑起来的样子喔?虽然我没有把握他一定想起我…”

“但是,他一定会注意到的吧.”

鸣上岚一边说着,一边向着面前多多少少的人举起他还有些发抖的手腕,上面是被脉络勾画出来的——

清晰的,濑名泉的名字.

-

散落的相册,被翻来的日程表,完完全全没有名字的手腕,几近放弃的濑名泉.

他从来不相信奇迹,也不相信自己左手腕上名字突然消失,而他自己也记不起来写的是谁这一件事情.

这是突如其来的意外,宛若从天而来的飞来横祸,不可能拔了一颗牙就这样,他觉得自己有可能拔了一颗假牙.

这么多张照片,从头到尾的,要么是没有露出手腕,要么就是看的十分不真切,完全想不起来到底是谁带走了这个名字的主人.

或者是,这个名字的主人到底是谁.

想不透了,也懒得继续思考了,濑名泉晃了晃脑袋,明天是星期二,还得去学校,这个事情慢慢来说不定会好一些.

说不定会好一些,他对着自己重复了一遍.然后,又翻起身,继续翻找起来.

*

“呜哇,没想到你以前还拍过这种封面啊♪”

鸣上岚趴在地上,晃动着双腿,一边翻看濑名泉扔在一旁的杂志,一边向他搭话,当他说出来才意识到濑名泉根本都听不见,“习惯真是需要一点时间呀…”叹了口气,他又继续看杂志.

他尝试了一番,如果和濑名泉拉开太大距离,他就会再次变得透明起来,他自己都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存在了,这就是那个魔咒的副作用.

耳边全都是濑名泉内心的来来回回,平时表面上极力维护完美形象,追求着一切尽善尽美的濑名泉也有这么丰富的内心戏,说到底,濑名泉本来就是个细腻的人吧.

鸣上岚叹了口气,爬起身子向着濑名泉的方向走去,他还在看相册,每一处都仔仔细细不想放过的样子,就像是被照射灯吸引的猫咪一样.

他正在看的大概是合照吧,鸣上岚趴在他旁边探头探脑地想要跟着他一起看,却在看到照片时忍不住笑了出来,“啊…我也有这种可爱表情的时候呀♪”

“不行啊,还是没有.”

他听见濑名泉低声嘀咕,“况且这里空这么大一个部分,会不会拍照啊.”

那一瞬间,鸣上岚的笑容僵硬在脸上,再没有任何的变化.

“什么嘛…你看不见我呀…”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32)
©爐心融解__蘇子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