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吱吱

沒有不拂曉之夜.


MHA出受ONLY\BSD芥受ONLY\文ARU宰受ONLY\ES泉極左,レオ極右\型月咕噠君受+咕噠君女性英靈+部分男性英靈咕噠子+迦周+白黑貞+梅林舊劍\DR苗受ONLY\OS長男受+一十四\HXH團酷+奇傑\DRRR正臣受ONLY.
APH雜食,NO紅色+味音癡戀愛向,其他完全OK.TR安清+鯰尾中心+男審受.
不戳雷點不罵人,KYSM.
梅林舊劍堅持努力型產糧選手.
蘇子執\柏森,隨便叫.
8012我一定好好更新.

微博@執執吱吱吱.

If線。

光線是從他背後照過來的,將他的金色髮絲反射的光芒匯集在一點,仿佛變成了透明的水彩,雖是這樣,卻也因為從梅林的角度看過去是正面著太陽,而無法徹底地睜大眼睛看就是了。說起來是有點遺憾的,但是也無可奈何就是了,他輕笑著看著他轉回身,在齊腰高的草叢中穿梭,就像是在洪流中逆流而上一樣。
梅林是知道的、或者說這是在他意料之中的,若是說在此憑借著第二魔法跨越時間、空間、乃至於一切的一切,殘留在身體裡的情感或許就能透過無法觸碰的隔閡清清楚楚地看清未來的結局,然而這是不被允許的。

換種說法,未來是可以改變的。

再往前走可能什麼都沒有了,梅林這麼想著,看著他面前的少年再度停了下來,他面前或是萬丈深淵,或是深海永眠。當他決心伸出手,拔出石中劍時——他就已經不是標準意義上的人類了,無論是歷史還是未來的迦勒底,無論是拔出石中劍的那一瞬間亦或者是他抬起手向著自己的騎士們發出號令。
梅林不太記得清楚當時他面前的人是怎麼做的了,他唯一記得的事情大約是舉起手的亞瑟·潘多拉貢像是被藤蔓束縛住了手臂一樣,雙腳像是踩在向下陷的泥潭一樣,如同抹茶顏色的雙眼毫無感情地掃過周圍一圈人。

他沒有笑,梅林也沒有。

他嘴角旁邊的傷口讓梅林想起舔過時會有微微的鐵鏽味,而對方會因此皺起眉頭,傷口被舔舐的疼痛感又帶著奇怪的感情,他說不來。是本能嗎?他不知道,反正就僅僅只是這樣而已。
枯萎的樹木花草像是被點燃一樣全部消失掉,深淵之中沒有惡龍,也沒有毒蛇在樹幹上纏繞著,更沒有猛獸在懸崖邊等待著。
沒有樹枝,沒有可以供他消遣的蜂蜜,也沒有任何東西,前路到這裡就已經停下來了。

「接下來會是什麼?梅林。」

他問到。

「劍已經沉入湖底了吧。那未來會是遙遠的阿瓦隆嗎?還是永恆的沉眠?」

梅林沒有回答,他僅僅是輕輕搖了搖船身,抬起眼睛看向他的君主。他引導他、教導他、親愛他,他既是導師,也是父親,更是愛人。而這君主對他來說,或者是愛人,或許是親愛的孩子,或許是。——

「是未來。」
梅林聽見自己說。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8)
©執吱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