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吱吱

沒有不拂曉之夜.


MHA出受ONLY\BSD芥受ONLY\文ARU宰受ONLY\ES泉極左,レオ極右\型月咕噠君受+咕噠君女性英靈+部分男性英靈咕噠子+迦周+白黑貞+梅林舊劍\DR苗受ONLY\OS長男受+一十四\HXH團酷+奇傑\DRRR正臣受ONLY.
APH雜食,NO紅色+味音癡戀愛向,其他完全OK.TR安清+鯰尾中心+男審受.
不戳雷點不罵人,KYSM.
梅林舊劍堅持努力型產糧選手.
蘇子執\柏森,隨便叫.
8012我一定好好更新.

微博@執執吱吱吱.

IF線,全篇阿爾托莉雅都是黑呆,藤丸立香為咕噠君。
隱約的咕噠君黑呆有。
男主角第一人稱。


我看見了、完完整整地看見了,出現在我面前的亞瑟王——不,準確來說應該是另一個結局的亞瑟王,雖然並不是第一次了,因為在我的身邊就站著一位女性的亞瑟王、但是對方那並沒有感情色彩的眼眸就直直地看向我,然後穿過我,向著我身後的魔法師投去,我沒有來得及看那銀色的魔法師的表情就被身邊的亞瑟王一把推到了身後。

「Master,請你對自己是御主這件事情有點自覺。」
她偶爾會用帶有說教的口氣和我說話,但是也沒有別的辦法,這都是實話、我是脆弱的人類,她是從者,就是這樣而已。
雖然是說是有點手足無措,我還是向後微微退了一步,她揚起劍擋在了我的面前,而本來在我身後站著的魔法師則向前跨了一步,也出現在了我面前。
阿爾托莉雅微微側了側頭看向他,她輕輕的「嘖」了一聲,而我聽見了。說實話,一開始我也搞不懂她為什麼會嘖這麼一聲,因為我不能明確地看見梅林的臉,但是接下來我又轉回了目光,出現在我視野裡的「亞瑟王」緩緩地掃過了我們、隨即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樣打算轉身離開。

這對於站在我面前的亞瑟王來說或許更讓她不滿了,但她沒有立即開口制止對方無禮的行為,話說回來、他們本身就是一個人——不給我多想的時間,她就将剑指向了梅林。
「等、等等啊,阿爾托莉雅,為什麼突然——」
「你那是什麼表情,回答我。當初你在上帝的指引下、在我的命令下去做任何事情的時候,都沒有露出過這種軟弱的表情,難道看到那樣的"我"讓你感到可悲了嗎?」

阿爾托莉雅問的話在我腦子裡迴蕩著,這時候我才看見梅林的眼神,那捎帶有悲哀的目光又轉回到我和她的身上,無論是怎麼樣的亞瑟王都是散發出來光芒的、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咽了口唾沫,在梅林開口前我倒是先抬起手擋在了兩個人中間。
「話不能這麼說嘛,對吧…?比起現在這種事情我們更應該想想怎麼去打敗對方,對吧!妳看,他根本就不想搭理我們一樣的轉身走了、怎麼說,我也有點不滿,所以我們來想想辦法——」

「請讓我去吧,My Lord。」
梅林這麼說到,阿爾托莉雅準備抬手時還是被我擋在了身後,她抬起頭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就像是從我身上剜下了一塊肉一樣,倒讓我覺得有點肉疼了。
「梅林,你是認真的嗎?」
我再三向他確認到,雖說阿爾托莉雅的確是不會對我做什麼,但是她說不定下一秒就對著梅林的腦袋下去了,我還是小心翼翼地將她的肩膀拍了拍。

「嗯嗯、我沒有在開玩笑嘛。」他這樣說著,眼睛卻一點都沒有在笑,像是那個亞瑟王透過我將目光投向了他一樣,他也是。「由誰來創造、不就應該由誰來毀滅嗎?」
「但是平行世界的亞瑟王的話——」

「仍然是亞瑟王。」
我聽見他這麼說到,並且向我點頭示意。我實在想不到什麼比較好的藉口來反駁他了,阿爾托莉雅則是收起了劍,想要說些什麼卻又停了下來。
「……真是個白癡,不值得人去覺得可悲。」

——。

「我看到過、藉助奇怪的外力接觸過那平行世界的王。」

——。

「他太軟弱了,看見那個"我"的時候眼神裡全然都是悲哀。」

——。

梅林回來了,他仍然是笑著,我卻隱隱約約感覺到有什麼不太一樣了。可是也說不上來就是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4)
©執吱吱 | Powered by LOFTER